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印之争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以文会友,博览百科,篇篇精品,坛坛好酒!

 
 
 

日志

 
 
关于我

①一个偏僻山庄的男孩,一个成绩优异的小学生,一个读书放牛皆可的初中生,一个父逝而贫寒的高中生, 一个母亲喂猪兄打工自己勤工俭学完成学业的“骄子”,一个走出山外希望明天更好的小伙子……②一个大学毕业26年的高级工程师,一个已发表60篇科技论文的高手,一个85岁仙逝妇人的儿子,一个知书达理女性的丈夫,一个活泼可爱男孩的父亲,一个崇尚良心正义多数称赞少数毁谤的矮人……③一个五十而未立的男人,一个不甘沉沦的公民,一个愿与您合作一切的伙伴,一个付出总有回报的智者,一个称职的孝子弟弟丈夫父亲,一个不会被遗忘的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个女人自愿为林彪守活寡,守望一世,终身未嫁  

2017-02-26 20:56:34|  分类: 15普通人物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林彪的家乡有一种说法:林彪祖居本来是王气冲天的,林彪出来革命后,把他的未婚妻抛弃了,此女终生未嫁,日日对着林彪家流泪。怨女阴气重,把林彪的王气给冲没了。”

为此事,有人曾专门采访过林彪的一个秘书,下面的故事是他亲口说的。


1924年,林彪父亲林明卿为他说了一个媳妇。女方叫汪静宜,也是林家大湾人,1907年12月6日出生,只比林彪晚生一天。

汪家是当地有名的大户。有一年,两名盗贼翻墙进入汪家躲藏吃住四十天,还未被发觉。可见汪家房屋之大,财产之巨。

汪家恪守祖训,不许女子读书。汪静宜出身豪门,却不识字。林彪雄姿英发,必大发。汪家看准这一点,欲嫁女。

林彪拗不过二老,遂同意订婚,心却不喜,投身黄埔,自此一飞冲天。


抗战后期他与叶群结婚,生了立衡和立果。

1949 年,四野滚滚南下,林彪衣锦还乡。微信搜索“时政点评”查看更多。克武汉后,林彪任湖北最高军政首长。林明卿来武汉看他,告知:汪静宜还在苦苦等他。

林彪叫我去林家大湾处理此事,并拿出三千块钱送给汪静宜,还给了一张林彪与叶群的合影,让我交给汪,当是绝其心念之意。

汪静宜不算漂亮,年轻时有点胖。在林家大湾她最出名的是一头青丝,头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茁壮,浓烈。她最爱梳头,常常在镜前一坐就是半日,头发是她的珍宝。

姑娘颇有心计。林彪来相亲那天,白天她死也不出闺房,答应天黑以后再出来。姑娘怕白天林彪看清自己长相,想用黑暗作掩护。

她在门缝里瞅了林彪一眼,立刻就被征服。林彪年轻欲滴,浓眉似刀,目光带电。自进汪家大门,他一直沉默。

林彪的沉默总是带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


夜幕垂下,汪静宜与林彪见面。

她不看他,他也不看她。她不看他,是害羞;他不看她,是不愿。

汪静宜闺房前有一株梨树,梨极甜。汪静宜为林彪摘了一只,她鼓足勇气向林彪福一福,把梨递给他。

林彪咬了一口,水直冒,说:“好吃。”

人们出去,屋中只余他俩,汪姑娘窘得要命。偏在这种时刻又出事,她对着一张椅子坐下去,椅子竟哗啦一下散了。许是早不结实,为什么却挑此时崩溃?她脸通红,惭愧低头。

二人分手后,林彪再也没有见过汪静宜,汪姑娘则偷偷见过林彪几次。

林彪一去如黄鹤。汪静宜等了一年又一年。

屋前的梨花开了又谢。每当梨子成熟时,汪静宜都要挑一筐最大最好的,留给林彪。梨儿渐渐死去,姑娘的心不死。

平型关大捷时,北方飘来一缕荒信儿,传林彪做了八路军的大官。

汪静宜坚信林彪会回来娶她,她常倚门而立,眺望湾前的大路,看有没有军人朝她家走来。


我到林家大湾后,先向汪静宜父亲讲明来意。汪父垂泪,久久无语。

汪父领我去见汪姑娘,姑娘正在梳头,她的神情高贵得像个公主。端坐,端庄,嘴角噙着一缕微笑。好头发!黑如墨,密如林,亮如镜。

头发无岁月,梳下有春秋。

姑娘已四十,不知老将至。

姑娘不美,但不胖。梳妆桌畔有一小筐梨,正是果实成熟时。枝头低垂,似为痴心的姑娘伤感。

我对汪静宜讲明来意,无疑将她推进了无底的深渊。姑娘晕过去,汪家人哭成一片。


二十年守望成烟,钢铁亦惨烈,何况弱女纤纤?姑娘醒来后,捂着脸跑出去。人们寻遍全湾,不得。

汪父说:“一定在迥龙山后那条小道上。”

林彪从上浚新小学开始,为练脚劲,在两腿上各绑一个沙袋,跑着上学。林母发觉后不许他这么做,他便放学后到迥龙山后小道上奔跑,往往入夜才回家,数年不缀。

与汪静宜相识后,姑娘听说这个秘密,常趁夜色到小道。她不敢打扰未过门的夫君,藏在树后深情地注目。

小道是湾里人为取石料而建,路上常有碎石。汪静宜便在林彪之前先到,把路中稍大的石头拣去。她怕林彪绊倒,她这样做了大半年。林彪走后,姑娘还爱去那里。

汪静宜果然在小道上。月亮升起来了,清辉满山,姑娘的身形象一个幽灵。汪父拉女儿回家,汪姑娘扑进父亲怀里大哭:“爸,我苦啊…”。

回到家里,我把林彪与叶群的照片交给汪姑娘。二人都着军装,打绑腿,背上各背一个斗笠。

汪姑娘看也不看就撕掉。人们离去,汪姑娘又把照片粘起来,旋又撕掉。就这样粘了撕,撕了粘,一夜数遍。

次日,我要回武汉,去汪家告别。

噫!仅一夜,姑娘剧变。

昨日人面桃花,今日死。昨日闺女,今日妇人。她的头发盘起来了。她头顶有一缕白发,那是昨天夜里长出来的,盘起的头发正好将白发遮住。

姑娘已平静,穿戴齐整,眉宇间又可见那高贵的神色。

我将林彪给的三千元钱交给她,她默默收下。

那天早饭,汪姑娘吃了满满一碗米饭,又盛一大碗。

汪父吃惊地望着女儿,姑娘开始吃第三碗时,汪父忍不住了:“伢,你疯啦?”

姑娘不言语,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饭,腮帮子鼓鼓的。两行清泪从脸上无声地淌下,淌进碗里,被她和着饭咽下去。


49年后,天地大变。

汪静宜家被划为地主,汪静宜三哥做过国民党的官,被镇 压。汪父病死,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这一生没大过,但有一大错,就是没让我家静宜读书识字。如果我的女儿有文化,林彪不会这样对待她。”

汪静宜有一个侏儒妹妹,也未出嫁,两个老姑娘相依为命。

房屋田地被分光,看在林彪的面上,只留下汪姑娘的闺房给她俩住。

有人劝汪姑娘嫁人,姑娘说:“作事不正后人讥。育容,(林彪原名)找了人,我不找人。他把话给别人说,我不能让人家指责。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改节。我生是林家的人,死是林家的鬼。”

1960年,湖北大饥。林家大湾遣人向林彪求援,顺便说到汪姑娘事,告林彪汪姑娘还在等他。

林彪心中一颤:“她还在等我?”

这一霎间,有一丝红晕从林彪苍白的脸上闪过。林彪与叶群商量后,决定接汪静宜到家里来作保姆。我第二次去林家大湾。

尽赤地,人相食。这些年汪静宜生活极为困苦。她会做布鞋,妹妹外出收破布做鞋壳,她纳鞋底。时间一长,她的右手指被勒了几道深深的沟。

她卖鞋换些钱粮,媒人屡碰壁。

前些年,一个生产队长打她的主意,汪静宜坚拒。生产队长怒道:“没有男人的臭婆娘!”

汪姑娘哭了一场,对妹妹说:“就是没有男人也装着有吧。”

从此,她见了林明卿就喊爸爸。她叫得很坦然,倒是林明卿脸红红的象偷了人家东西似的。


我又见到了汪静宜。姑娘老矣!她正坐在梨树下纳鞋底,旁边摆着几双布鞋。她脸上涌起皱纹,愈瘦。头发依旧多,只是黑白相间了。

她纳得很专注,阳光很好,能见她手中银光。

一个衣着象干部模样的人在她面前停下,她一惊,针扎了手,手指上绽开一朵小红花,她俯下头去吮吸指头,一绺灰白的头发耷拉下来。

那人说: “买鞋。”放下钱,却不拿鞋。

汪静宜把鞋递过去,那人不接,走掉。

这是个好心人,接济可怜的汪姑娘呢。汪姑娘追上去,硬要把钱还给那人。“我不能白收你的钱。”那人只好取一双鞋。

我把来意讲了。以为汪姑娘会爽快应允,不料她脸色一寒,说:“我不去。”

我说:“叶群同志再三说,你一个人在农村太辛苦了,一定要接你到北京去。”

汪静宜冷笑一声,进屋去了。

人们在门口等待,希望汪静宜转意。

片刻,妹妹汪金宜出来,说:“我姐说,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你们不要劝了。”

我不死心。晚饭后,我又和村干部去见汪静宜。

汪姑娘和妹妹都不在,村干部一拍脑袋:“是了!”他说,某村民老婆今晚生孩子,汪静宜准在那儿帮忙。近年来,湾里每有生殖喜事,汪静宜总去。

她爱孩子,爱服侍产妇,人家也乐意她去。

有一规律:去时甚喜,回来郁郁。有时还病一场,当是触景生情。

汪静宜五十多岁了,与她同龄的女人大多儿孙满堂,而她仍是孤独一人,内心苦海无涯。

有一年,湾前河里漂来一具肮脏的塑料玩具娃娃,汪静宜捞起来,洗净,放在床边。

人间悲情莫过于此。生为女人,却被剥夺了作妻子和母亲的权力。看着别人行使这权力,她又怎能不陷入灵与肉的挣扎?汪姑娘,你柔弱的躯体内盛着怎样一颗强大的心?

村干部去寻她,在小河边,正碰上回家的汪姑娘姐妹。汪姑娘喃喃道:“生个孩子三桶血。”声颇悲凉。

忽然她一脚踏空,掉进小河。河甚浅,她自个儿爬起来,对妹妹道:“河水原来是烫的。”

林彪听说了汪姑娘的情况后,没有再问什么,看得出,他心里很不平静。叶群眼睛也湿润了。

后来,她指示黄冈地区政府给汪静宜颁发了一个“光荣革命老人”证书,能享受地方一些特殊照顾。汪姑娘死后,证书由她妹妹保存,直到“九一三”事件后才被追回。

1963年秋,黄冈市委来电:汪静宜病重。林总叫我再去林家大湾。

近一年,汪姑娘身体差极,咯血。

昨天早上起来,她说:“时辰到了。” 要妹妹扶她到迥龙山后小道。

她无力地坐在一块山石上,用深深的目光将这熟悉的小道抚摸。

四十年前,一个少女在此燃烧。今天,一个老人在此涅盘。

人生难久,青山也白头,唯有凄美的爱情永远风流。

妹妹哭了,姐姐反而无泪,她的泪已经流干了。

她平静得象一尊石像。回到家里,她便躺下。

我匆匆来到汪静宜家。梨树苍老了,梨树抽泣,枯叶簌簌降下。

汪姑娘躺在床上,妹妹正在床前炭火盆里烧东西,是一些小学生用的练习本,上面歪歪扭扭写满了字。

我登时醒了:汪姑娘曾偷偷学文化。这个姑娘是抗战到了最后一刻呵。

我落泪了。

汪静宜对妹妹说:“金宜,给姐姐梳梳头。”

妹妹扶她坐起,她头发全白,却依旧茂密。妹妹轻轻梳着,汪姑娘嘴角又浮出一缕若有若无的微笑。

弥留之际,汪姑娘叮嘱妹妹:“在我死后,可将我埋到山上。在我的坟墓旁边,请替我掘一个空穴,那是他的…”

说毕,汪姑娘眼睛永远闭上了。

后来我听说,在这同一时刻,北京,林彪正坐在明亮的书房里晒太阳,一只燕子猛地撞到玻璃上,死了。

林彪说:“汪静宜死了。”

人们整理汪静宜遗物,看到了那张被她撕掉又粘起的照片,照片已发黄。照片下有一个小布包,那是林彪当年交给她的三千元钱,一分不少,全在这里。


https://mp.weixin.qq.com/s/DXCXsWcikaL-TyJbkF8onw

  

      ★★上述网络地址为本文转载源欢迎点击阅读原文 ★★

 


                                    

            湖南孙斌-高级工程师-百科讲坛

            http://hnsb5050.blog.163.com/  (旗舰博客)

         http://blog.163.com/sb5050@126/ (第二博客)

                      
                     博客尾部装饰动态图--20170114 - 高级工程师 - 今天星期六 
                       微信公众号--高级工程师百科讲坛
 
                  博客文章结尾装饰---20170110 - 高级工程师 - 两个和尚抬水喝,呵呵
                                        

         以文会友,博览百科,篇篇精品,坛坛好酒!

 

 2014年12月07日 - 高级工程师 - 湖南孙斌-高级工程师-百科讲坛     2014年12月07日 - 高级工程师 - 湖南孙斌-高级工程师-百科讲坛    2014年12月07日 - 高级工程师 - 湖南孙斌-高级工程师-百科讲坛    2014年12月07日 - 高级工程师 - 湖南孙斌-高级工程师-百科讲坛 

      (温州东瓯微孔过滤公司欢迎您点击本链接进入温州东瓯微孔过滤公司网站结构钢焊条替代铸铁焊条点击本链接阅读铸铁焊条替代科技论文

     职称 论文 服务 发表点击本链接进入论文服务方式介绍容器 设计 制造 安装 焊接 技术 咨询点击本链接进入压容设计焊接技术咨询介绍

    

 精品图文导航,欢迎点击欣赏!
 男女情爱  婚姻家庭  人文百科   工程百科
 学习教育  人生感悟  过滤与除尘   东瓯过滤机
 热点文章  生活健康  娱乐休闲   风景名胜
 博主人生  湖北宜化  文章总目录   精英博客圈
 求职简历  生日感言  旗舰博客   精密过滤术
人物事件  欢迎投广告  告网易书  博主风采
 父亲  母亲  教子书  第二博客
 代铸铁焊条  职称论文 工程咨询   合作案例

         本博访问流量实时统计,欢迎广告合作!(微信号sb5050sb欢迎点击本链接查阅广告案例与合作方式  

 

http://hnsb5050.blog.163.com/      http://blog.163.com/sb5050@126/

               (旗舰博客)                              (第二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